马小娥散文《一封来自老军人的“挂号信”》
时间:2020-08-01点击量:340 单位:化工分公司 作者:马小娥 文章字符数: 1724 分享到:

“我是孟金檩,四十多年没联系了,不知你情况如何?多次尝试和你联系未果。去年冬天仅凭你属榆林县大河塔公社西尧则队的记忆去榆林寻你,到达目的地经询问无此人,当时自己不知你属何村,茫茫人海,去哪找寻?于是一路走、一路问、一路描述,直到来到你县民政局……初去榆林抵不住陕北寒冷不慎感冒,最后只能打道回府。回家后我一直心心念念,直到有一天和邮递员谈及此事,他告诉我可以写一份挂号信。于是我把咱俩的牵挂与思念全寄托在这份挂号信……”

--题记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父亲颤抖地手拨响了挂号信中留下的电话号码……

“喂,我是……”

这是一通整整时隔42年的电话。

盛夏时节,一个难得凉爽的清晨,榆林车站一如既往地人潮涌动……父亲衣着整洁,双肩开立,笔直地站在出站口,时不时搓着衣角的手泄露了他的一丝紧张,他在等待这位给他挂号信的这位老人。

“各位旅客,由西安发往榆林的K8402号列车即将到站,请旅客朋友们做好准备……”

听到播音,父亲立马整理着装,紧紧地盯着出站口,目光扫视着缓慢流动的人群。

“当年,他英姿飒爽,朝气蓬发,脸上写着朝气,眼里满是倔强,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。此去经年,世事变迁,他还是当初的那个他吗?”父亲心里一遍又一遍心里默念着……

这时,人群里一位提着军绿色布包的老人映入眼帘,父亲一眼就认出了老人,激动地招起了大手……

父亲与这位衣着朴素的七旬老人四目相对,身边的人来人往仿佛化为虚影,他们彼此眼中饱含着泪水,急促的脚步来到对方面前。

停顿了片刻,父亲和老人哈哈一笑,用力地将对方的手握得紧紧的,随后相互一拥,那份久久的牵挂与思念尽在不言中。

花白了的头发、驼了的背腰、爬满了皱纹的脸饱经风霜,那一刻,那份浓浓的战友情迷糊了视线……42年未见,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。1972年10月入伍,那年父亲22岁。他--父亲的战友孟金檩也22岁入伍,来自天南海北的两个大老爷们儿靠着缘分被分配到炮兵一个团、一个营、一个连、一个排,甚至一个班一个宿舍……他们一起吃饭、睡觉、嬉戏打闹,一起齐步、正步、跑步、原地转、行进间转、射击、投弹,一起在军队生活了5年。1977年,父亲和他退伍各归家乡,从此便失去了联系。

今年4月的一天,父亲收到一份来自大荔县羌白镇南营组的挂号信,打开信封的那一刻,父亲的手颤了一下,浑浊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信里的字,泪水溢出了眼眶,这是一封时隔40多年的战友寄来的挂号信。

如今,写这封挂号信的老人就活生生地站在父亲对面。

“老班长,你大老远的跑来看我,我……”父亲眼里噙满了泪水,哽咽了……

“什么也不说了,咱哥俩终于见面了,走,回家。”

父亲紧紧得握着老班长的手,他们来不及留意擦肩而过的路人,来不及欣赏路边的风景,就这样他们一边走一遍聊,走向老人久久寻找父亲的那个家。

用餐过后,坐在沙发的父亲和老战友侧坐在对方旁边,上身微微前倾,酌着小酒,聊着近况,叙叙家常,不时地哈哈大笑。父亲翻出当年军队的合影,四只长满老茧的双手在照片上你指这我指那,谈笑间描述着他们从军的每个战友和每个生活细节。他们的嘴角一直在扬起与放下之间交替,眼睛一直泛着亮光。就这样父亲和老战友一直在聊,接下来的两天亦是如此。他们有那么多聊不完的话题,恨不得两天内诉尽平生,“坐上客恒满,樽中饮不尽。”

当再次享受清爽清晨的时候,便是父亲和老战友离别的时刻。他们依旧紧紧握着对方的手,伫立在榆林车站门口,久久注视着对方……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他们同时说出了一个字,但又同时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无须多言,一个拥抱足矣!

悠悠四十载,浓浓战友情,时隔42年,两位耄耋老人横跨两个世纪的牵挂与思念,都系于这封薄薄的挂号信里。他们并没有因为时空的阻隔而淡化这份感情,而是更加纯真依旧,释放出最迷人的芳香……

编辑:李建军


xxfseo.com